乡贤研究会
微信号:xiangxian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电话:0574-63671995
三北故事
《女船王》小说连载七(上)



大清早,郑安氏又在餐桌上数落儿子。自分家后,她把那一大笔分家费交给了儿子,让他存银行去,每个月吃利息。郑公馆没几个人,她的生活也简单,眼下最让她操心的是儿子的婚事,一直想找个门当户对的媳妇,可挑挑拣拣总没有满意的。儿子的脾气也越来越大,多说几句就嫌她烦。“等你娶了媳妇,完成给郑家传宗接代的任务,我才懒得管你。”郑安氏气呼呼地说。

“我又没说不结婚,只是不想这么早结婚。”郑鹏跟母亲的想法不一样,他只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人。

“成家立业,先成家再立业。娘还盼着你有一天能出人头地,给你死去的爹长长脸。”郑安氏还在唠叨,郑鹏受不了,胡乱吃了点东西,开车走了。

“不孝子,想气死我。”郑安氏把碗重重一放,坐在那里生闷气。

这天,还没有下班,郑鹏的同事高文基过来,邀请他晚上一起去百乐门大饭店舞台跳舞。郑鹏正想去哪里散散心,一口答应。

华灯初上,大饭店三楼楼面正中,“百乐门”三个大字如霓虹闪烁,进门处站着几位身穿黑色大衣,身板结实的守门人。门外,停了几辆汽车,一旁的黄包车夫们都各自守着一个位置等客。

来到买票窗口,高文基假装弯下腰去系脚上皮鞋的鞋带,于是郑鹏就去买了舞票,跟着高文基来到二楼。

二楼的舞池很宽敞,最大的有五百余平方米。大舞池周围是可以随意分割的小舞池,供客人们跳舞或闲聊。这舞池的地板很特别,用汽车钢板支托,跳舞的时候会产生晃动感,故又称弹簧地板。室内装有冷暖空调,陈设豪华奢靡,转动着的粉色朦胧灯光,透出一股肉欲的暧昧。身穿高开衩旗袍的舞女们或站或坐,白嫩的大腿若隐若现,更有那高耸的胸部像吸铁石一般牢牢吸引着男人们的目光。如果你看中哪位舞女,就可以把舞票给她,舞女的收入跟她收到的舞票有关。

高文基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,递给郑鹏一支:“鹏哥,来一支?”

郑鹏摆摆手说:“我不会抽。”

“鹏哥,勿是我讲侬,人活了格世上,要懂得及时行乐。侬年纪轻轻,家财万贯,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找女人,侬讲侬勿是白活了吗?”高文基刁上一支烟,点燃,深深吸一口,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。

这高文基虽是上海人,但家境其实并不好,只是那派头,完全是一副“小开”样,头发抹得油光发亮,每个月赚的钱还不够他花。他上面有三个姐姐,他爹四十岁才有了这么个带把的,宝贝得不得了,从小被爹娘和姐姐们捧在手心,惯坏了。不过人热情,没啥本事却喜欢大包大揽一些事。他能进沪德洋行,全靠他爹苦苦求一位转弯抹角的亲戚帮忙,那亲戚是这家洋行的股东之一,盛情难却,就让他在洋行里打打杂,跑跑腿。对于郑鹏这么年轻就拥有大笔的财富,高文基充满了羡慕和嫉妒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。

自从分家后,郑鹏身边各种各样的朋友也多了起来。沪德洋行主要业务有两大块,一是海运,二是海洋及意外保险业务。郑鹏再海运部工作,跟高文基接触不多,只是两个人年纪相仿,高文基又是那种自来熟,主动来结交,郑鹏也不好意思拒绝。一来二去,也就成了场面上的朋友。

“我不懂的地方还很多,以后你就多多指点。”郑鹏客气地说。

高文基一听这话,很高兴地站起来,真把自己当成了一根葱,大言不惭:“鹏哥,以后兄弟带侬好好去领领各种世面。”

郑鹏想笑,又忍住了,他好歹也是郑家孙少爷,又不是刚从乡下进城的“小瘪三”,没见过世面。再说了,虽然郑公馆今非昔比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更何况银行里还有那么大一笔存款,这高文基算什么?不过,也多少了解高文基的为人,也就不计较了。

音乐响起来了,舞客们纷纷走到自己中意的舞女面前邀其陪舞,高文基和郑鹏也站起来走过去。高文基选了一名叫丽丽的舞女,拉着她去跳舞了。郑鹏快速地用目光扫了一遍,一个个浓妆艳抹,再加上光线很暗,这长相还得靠几分想象。突然,他的视线落在一个舞女身上。她很安静地坐在角落,脸上的妆也没有那么夸张,好像在想什么心事。他不由被吸引,今晚的舞伴就是她了。

“小姐,可以请你跳支舞吗?”郑鹏上前,彬彬有礼地弯下腰,伸出自己的右手。

那舞女听到郑鹏的邀请,眼睛里闪过一丝紧张,忙站起来,低声说“谢谢!”

郑鹏就拥着这位身材苗条的舞女滑向了舞池,两个人稍一磨合,肢体马上找到了默契。近距离看这位舞女,郑鹏发现她五官精致,也很年轻。一问,只有十九岁,难怪。再问,居然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。握着舞伴纤细的小手,郑鹏都不敢太用力,他微笑着问:“能告诉我芳名吗?”

“悠悠。”女孩轻声地回答。

“哪个字?”

“悠然见南山的悠。”

郑鹏不免有些意外,再看她的眼睛,很干净,分明还没有被污染过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当舞女。初次跳舞,他又不好问。

一曲接着一曲,这个晚上,郑鹏只跟悠悠跳,一直到快半夜了,想起第二天还要上班,才和高文基一起走出舞舞厅。

临走前,郑鹏在悠悠耳边低声说了一句:“明天晚上我还来找你跳。”

悠悠点点头,说一句:“谢谢,先生慢走!”

高文基一见,打趣道:“咋了,鹏哥,这么快就看上了?” “乱说啥,走走,太晚了,都忘了明天还要上班。”郑鹏一边说一边上了汽车,他还得先把高文基送回家。

晚上,郑鹏失眠了。他发现自己对那位悠悠印象挺好的,看她的气质,这出身应该也不会太差,不知为何要选择去百乐门当舞女?等明天晚上一定好好问问她。就这么胡思乱想着,天快亮了才睡着,一觉醒来,才发现快到上班时间了,急得他早饭也没吃,匆匆离开。

郑安氏见儿子一副心急忙慌的样子,叹了一口气:这孩子怎么回事?居然会睡过头,每天连个人影都看不到,不知道他在忙什么,看来真要给他找个媳妇来管管了。对儿子的将来,她也没想太多,有这么多钱在手上,这辈子吃喝不愁,只要儿子平平安安就好。倘若以后有机会能出人头地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只是平时她的生活太过封闭,身边也没个可以商量的人。这时,郑安氏又想起了郑李文续,自搬家后,电话倒是打过来几个,邀请她有空去家里坐坐,她一直不好意思,就没有去。要不找个时间过去?郑安氏思来想去,可是又拉不下这个脸,只好自己给自己找借口,以后再说吧!

第二天上班,郑鹏心不在焉。他惦记着晚上的事,那个悠悠姑娘会告诉他实情吗?

“郑鹏,在想什么?”正浮想联翩中的郑鹏,突然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,吓了一跳,抬头一看,原来是主管汤先生,正背着双手盯着他,忙站起来问好。

“年轻人,做事要专心。”汤先生瞟了一眼郑鹏,转身走了。

高文基走过来,瞧着汤先生的背影,拍拍郑鹏的肩膀说:“鹏哥,如果阿拉是侬,早辞职了,有那么多钱在,还在这里看人脸色?”郑鹏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“夜到还去伐?”高文基朝郑鹏眨了眨眼睛。

“可能有别的事,再说吧!”郑鹏不想让高文基知道自己与悠悠的约定,故意找了个托词。

高文基说:“侬勿去,阿拉一个人去。”

“没事就跟你一起去。”郑鹏只好硬着头皮回答。

郑安氏接到儿子电话,说晚上又不回来吃饭,气得差点摔电话筒。郑鹏忙解释是同事相邀,不好意思拒绝,现在这工作,需要交际、应酬。郑安氏没办法,只好提醒他早点回来。

晚上,当悠悠看到郑鹏如期而至,很欣喜。两个人边跳边聊,犹如相识多年的老朋友。

“悠悠小姐,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问。”郑鹏实在憋不住,开口道。

悠悠淡淡一笑说:“无妨。”

“你别误会,我不是坏人,我姓郑,叫郑鹏。我见小姐气质高雅,跟周围的那些舞女不一样,不知……”郑鹏没有说下去。

悠悠眼睛里的神采马上暗淡下去,过了许久,才慢慢吐出一句话:“各有各的命罢了!郑先生不必奇怪。”

郑鹏见悠悠不愿说,也就不再勉强,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她的手。悠悠感觉到了郑鹏手上的力量,抬起头,朝他微微一笑,似在感谢他的关心。

这一晚,悠悠又成了郑鹏唯一的舞伴。

高文基是个人精,早轧出了苗头。走出舞厅,他凑过来就问:“真看上了?”

郑鹏连忙否认,说:“哪有这回事!你自己还不是整晚跟那个丽丽在跳?”

“阿拉是白相白相,不像侬介认真。鹏哥,侬若真看上了,可以考虑娶回家当个姨太太。”高文基玩笑道。

“再胡说。小心我揍你。”

郑鹏举起拳头在高文基面前晃了晃,高文基装作害怕的样子讨饶。高文基说跳舞跳得饿了,一起去吃夜宵。郑鹏本不想去,又不好驳了高文基的面子,只好一起去。等回到家里,自然又是午夜了。

一连几日,郑鹏夜夜往百乐门跑,整个心思都在悠悠身上。就算晚上回家吃饭,饭后也得找个借口出去。

这大半年,山本次郎和吉子都没有闲着。一边配合日本驻沪领事馆以及军方,在上海寻找各种机会,制造事端进行挑衅。比如故意组织一些日本浪人在街头结伙闹事,今天醉酒打人,明天把商店的玻璃橱窗击碎,后天又跑去抢劫,搞得民众怨声载道,埋怨政府软弱无能。另一方面,暗中调查列入‘猎羊’计划的各行业掌门人的具体情况。

这天,山本次郎通知吉子到他写字间来一趟。吉子接到电话,马上开车前往日本海军特务部。肯定又有新的任务!一想到任务,吉子的精神就亢奋起来。走进山本次郎的写字间,吉子看到屋里站着一位文弱秀气、中等身材的年轻军官,很诧异地看了对方一眼。“小白脸”,她的脑海中闪过一句上海话,目光里多了几分轻视。她不喜欢这类男人。

山本次郎见吉子进来,态度少有的和蔼,给两人做了介绍。“三木吉利,刚从别的部门调过来。‘猎羊’计划,以后就由你们两位负责。吉子,你要多配合三木君,切不可鲁莽行事。”山本次郎话中有话。

“是,三本长官。”吉子面无表情地答应了一声。

三木吉利神情冷漠地伸出手,开口道:“吉子小姐,合作愉快。”

“合作愉快。”吉子言不由衷地说。

“加快‘猎羊’计划进度,”山本次郎的鹰眼从二人脸上扫过,“务必保证成功。”

“是,山本长官!”二人齐声回答。

山本次郎又吩咐吉子尽快报上一份新的行动计划,要有明确的目标。吉子答应照办。

三木吉利跟着吉子来到小白楼。吉子让蒋茨召集里面所有人,先一顿训话,然后才假装客气:“下面请三木君讲几句。”

三木吉利摆摆手,说一句不讲了,然后自顾自朝里面走去。吉子一愣,心生不快,想这小白脸的架子竟摆得比她还要足,看来也不是个好侍候的主。


来源: 慈溪乡贤研究会  黄岳大  特别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