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贤研究会
微信号:xiangxian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电话:0574-63671995
三北故事
《女船王》小说连载六(下)

“那能否请好汉告知来路?也好让陈某登门拜访。”陈森的语气极其诚恳。

那汉子走到陈森身边,在他耳边低声说: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?这白莲泾帮都换主子了,你还一点都拎不清。你说你平时都孝敬谁去了?这信息太闭塞了。”

“啊?”陈森醒悟过来,忙解释道:“兄弟,我是真不知情。”

“现在是马爷当家,我看你这人还识趣,算了,话说到这里,接下去怎么做,是你的事。”

“有数有数,谢谢兄弟!”

“走了。”那汉子一声吆喝,带着几个手下扬长而去。

既知此事是白莲泾帮所为,陈森又连忙找人去打探具体情况,好好的怎么就换了主子,搞清楚了前因后,再向郑李文续汇报。郑李文续听说此事与日本人无关,暗暗松了一口气,就向陈森询问白莲泾帮是个怎样的帮派。

原来,白莲泾帮是盘踞于浦东一带的一个小帮派,规模并不大,但名气却不小。帮主胡爷是外地人,以前是杀猪的,因与邻居打架失手杀了人,干脆就跑路了。来到上海后,到处游荡,后落脚于浦东。他性格暴躁,为人有股狠劲,谁不服就拔出杀猪刀捅过去,得了一个“胡杀”的绰号。渐渐地,身边聚集了一批游手好闲的小混混,他就自命帮主,向附近的厂家和码头收保护费。谁若不愿合作,就会二十四小时派人骚扰,没有人吃得消这一招,只好乖乖交钱。之前,陈森管理的码头是花钱消灾,每月按时上贡,买个太平。

这胡爷有了钱就花天酒地,自己享乐,对手下却很苛刻。副帮主马爷是军师,深得胡爷信任。后来听说胡爷出门,在外遇到不测,在马爷心腹们的提议下,勉为其难接了帮主的位子。私下又有种说法,说马爷派人把胡爷给杀了,他早有夺位之心,故一直暗中收买人心。至于真相如何,就不得而知了。

马爷上位后,时时琢磨怎样树立自己的威信,他一遍招兵买马,扩充队伍,一边把那些没有上门前来恭贺的厂家商家列出来,派人去骚扰。面对这种下三烂的行为,无辜的厂家商家们只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,额外送上一份大礼,才算过关。

郑李文续问陈森如何处理此事,陈森说小鬼难缠,只有送上一份礼,息事宁人。郑李文续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就同意陈森先这么处理。

第二天,陈森就带着厚礼亲自来到那位马爷府上,递上名片求见。接到通报后,有人出来把陈森带了进去。

在没有见到马爷之前,陈森以为他和胡爷一样,定是个满脸横肉、五大三粗的男人,没想到坐在太师椅上的竟然是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,穿一身白西服,一副金边眼睛刚好掩饰他绿豆似的小眼睛。陈森很诧异,不过很快回过神来,朝对方双手抱拳:“对不住马爷,陈某恭贺来迟,请多原谅。”

“陈经理客气了,请坐。我知道你们大东家和少东家都出了事,现在是少奶奶掌管家业。”马爷声音尖细,怀里抱着一只肥硕的黑猫,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猫的脊背,笑眯眯地说。

“是,以后还请马爷和众位兄弟高抬贵手,多多关照。说实话,现在日子真的不好过,还不知道能撑多久。”对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爷,陈森不敢有丝毫的轻视,他明白,倘若没有手段,怎可能管住那一群忙命之徒?

马爷吩咐旁边站着的一位黑衣汉,让他去查一下,看有没有私下骚扰过陈经理。陈森知道马爷在演戏,连忙站起来,抱拳作揖道:“马爷义气,陈某感激不尽,相信今后有马爷的关照,一定诸事无忧。”

“你们都给我听好了,陈经理是我们白莲泾帮的朋友。之前你们做过什么对不起陈经理的事,他大人大量不计较,从今天开始绝不允许。当然,陈经理也不会亏待兄弟们,每个月的‘月规钿’不会少一分钱。”马爷转过头来,假惺惺地说,“陈经理,你说对吗?”

陈森心里诅咒对方祖宗千百遍,这脸上还得是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,嘴上说着“那是那是。”

马爷对陈森的知趣很满意,他换了一只手去顺那猫毛。

“按说孝敬马爷再多也不为过,只是我们少东家出事后,生意一落千丈。马爷体谅陈某,不知可否……”陈森边说边悄悄观察马爷的反应,刚才他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决定试探一下,若能少交点钱那就好了。

“喵——”突然,一声凄厉的猫叫吓了陈森一跳。他定睛一看,马爷一脸怒容地把黑猫扔在地上,冷冷地说:“不识好歹的畜生。”

陈森暗叫坏了。没想到马爷忽又换了一张笑脸问陈森:“刚才我没听清楚,你说了什么?”

“马爷,没什么。”陈森赔着笑脸说。

马爷得意地哼了一声,高叫“送客”。

陈森告辞。等走出大门,见四下无人,他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,低声骂一句“狗日的”,才转身离开。回到公司,陈森详细地向郑李文续汇报了此事的经过。“这个马爷绝对是个心狠手辣之徒,开始我还幻想让他给我们减点月规钿,没想到这家伙来这么一出。”

“陈经理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郑李文续亲自给陈森倒了一杯水,这件事让她体会到现实的无奈。

“人在江湖飘,哪有不挨刀,习惯了。”陈森笑着说,“又不是第一次当孙子。”

正说着,郑少伟来了。郑伯这几日腰痛,他给父亲买了一包膏药,没时间特意送过去,刚好有事来公司,就想托郑李文续帮他带回去。见陈森也在,一问,原来是白莲泾帮敲诈的事,很气愤,说那些巡捕也不管管。郑李文续就把沈俊箫的话告诉他们,指望不上巡捕,只有靠自己了。

“总经理,你也不要过于担心,我们小心就是。”郑少伟见郑李文续面有忧色,安慰道。

郑李文续的视线落进郑少伟的眼睛里,心“怦”地一跳,慌忙移开。这天气,真的太闷了。陈森和郑少伟走了,郑李文续静下来,忽想到已经很久没有陪孩子们一起吃饭,很是愧疚,就取消了晚上加班的计划,回家去。

诗韵姐弟三人看到母亲回来得这么早,非常开心地围了上来,像几只小麻雀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郑李文续听孩子们说学校的趣事,看到儿女们这么懂事,再苦再累都觉得能坚持了。诗韵给母亲倒了一杯开水送上,郑李文续很欣慰地接过。自从丈夫去世,女儿变得特别的懂事,不仅照顾两个弟弟,还帮忙做家务。

“小姐回来了!我再去炒个菜。”刚才厨房出来的吴妈,看到郑李文续,忙着要去加菜。

“不用了,吴妈,随意吃点就好。”郑李文续叫住她。对吃什么,她早已不在讲究。

很快,饭菜端上了桌,油豆腐烧肉、炒青菜、土豆饼、榨菜丝鸡蛋汤,这是三个孩子的晚餐。郑万瞧了一眼桌上的菜,嘟起嘴说:“姆妈,想吃鱼。”

郑李文续拿起筷子,笑着对郑万说:“明天吧,晚上有肉吃很好啊!”

“不要吃肉,”郑万很不高兴地说,“我要吃鱼。”

诗韵见弟弟耍脾气,忙劝道:“万儿,快吃吧,姆妈工作一天很累了,别惹她生气。”

“我要吃鱼。”郑万一脸不开心,以前每餐桌上好多菜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可现在只能吃些什么嘛。

郑李文续平静地问儿子:“你真不吃?”

“不吃。”郑万继续嘴硬。

“好,吴妈,把小少爷的碗筷收了。”郑李文续吩咐吴妈。

“我的小少爷,不吃饭怎么行?乖,明天一定烧鱼给你吃。”吴妈出来来唱红脸。

“不要理他,收了。”郑李文续的神情一点也不像开玩笑。

诗韵忙去拉小弟的手,暗示他别闹了。郑万没想到最疼自己的母亲这样对他,一把推开姐姐的手,哭着跑了出去。郑程把饭碗一放,追了出去。郑李文续克制着自己的怒火,只顾吃饭。诗韵也不敢说话,赶紧把饭往嘴里扒拉。

过了好一会儿,郑万被郑程拉着进来,脸上还挂着泪珠。郑李文续已吃好饭,她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小儿子。郑万低着头,怯生生地走到母亲面前。

“想好了?”郑李文续淡淡地问。

“姆妈,我错了。”郑万的声音跟蚊子叫差不多。

“说说,你错在哪里?”

“我不应该乱发脾气,不应该非说要吃鱼。”

“那饭还要不要吃?”

“要吃的。”

吴妈一听,马上又重新端了一碗热饭上来,让郑万吃。等孩子们吃完,郑李文续耐心地给他们讲道理:饭菜已做好,不吃就是浪费。你嫌菜不好,可还有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,要懂得惜福。

“明白了吗?”郑李文续问。

三个孩子点点头,诗韵和郑程的脸上浮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淡淡忧伤。这神情,让郑李文续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。她温柔地说:“不要担心,有姆妈在,会好起来的。”

吴妈在一旁,看得又抹起了眼泪。

这一夜,郑李文续又失眠了,小儿子想吃鱼的声音深深地刺激着她。丈夫在的时候,家里又何曾如此窘迫过?可眼下为了早日还清债务,能省的地方就省。让孩子们吃点苦也不是坏事,生活不易,相信孩子们总有一天能理解母亲的心。

“文章,你在天上可安好?可想过我们?”郑李文续在黑暗中问在另一个世界的丈夫。

没有人回答她。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