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贤研究会
微信号:xiangxian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电话:0574-63671995
一报一刊
《锁住时光-慈溪中学一九六三届高三(3)班毕业纪念册逸闻》-郑陆

近年来,我们慈溪中学每届毕业生都有班级制作毕业纪念册,图像清晰明丽,构思设计奇妙,制作也一年比一年精美,校园全景式俯瞰风景,这两年的还采用航拍技术,高中三年校园生活,青春的笑容和身影,成长的欢愉,师生相得的融洽,一一定格在画册里。三年前,九〇届的校友制作了一本毕业二十五周年纪念册,题目叫《光阴的故事》,开头的栏目取名“锁住时光”,为了收集高中在校时的旧照化了许多力气,求得市档案馆的帮助,把馆藏的学籍卡片上的一寸证照翻拍了来。现在的同学幸福多了,省去了多年后的搜寻翻拍。

因为我还照看着学校的校史陈列室,有的毕业班做了纪念册会赠我一本入藏,所以也能够养养眼,欣赏一番后常发一声浩叹——时光倒退到四十多年前,我高中毕业时也制作一本毕业纪念册,现在快退休时拿出来看看自己和老同学们的青春模样该多有意思呢。还真有一本这样的称得上“文物”的毕业纪念册呢!

那是本慈溪中学(当时已改称“浒山中学”)一九六三届高三(3)班毕业纪念册,制作时间是1963年7月18日,屈指一算已经54个年头了。纪念册是该班高三班主任沈德林老师2006年4月中托付给我的,其时沈老师已患病,但精神不错倒是安慰我们说他的病能治好的,大家不必担忧,还在某一天晚上的政治学习活动里,给全校教职工作创建学习型社区的报告——我把当时场景拍了照,收入在学校的照片档案里。那天下午,他特地来到我办公室,把这本纪念册交给我,说“我也没什么大用了,就交给你吧”。他郑重其事,预防我不在办公室不能面达,还特意写了一封信:

郑陆老师:

您好!

这是一本极普通的纪念册,但凝聚了慈溪中学(那时称浒山中学)六三届高三(3)班师生的心血。该纪念册是由班主任策划,学生自行设计、刻印制作而成的。其内容包涵了该班许多相关资料,基本上反映了班级风貌。以一个班级而言,是一份很有历史意义的“文物”。四十多年后再翻阅一下,颇感亲切、有趣。

今带给您,是否有价值,请酌处。谢谢!

沈德林

二〇〇六、四、十三

想不到,这次会面后再也没见到沈老师,翻开纪念册就自然浮现沈老师那棱角分明的容颜。

纪念册长13厘米,高9.5厘米,布面绿色,右上绯红色美术字“纪念册”三字,下面的拼音字母采用英文手写体。翻开首面左页油墨印着“同志  當你打開这本畢業紀念冊的時候,你……”右页印着册名和制作日期。

第二面,左页插4寸黑白毕业照,上题“浒山中学五届高三(3)毕业留影   63.7”,合影共41人,四排:第一排女同学,蹲姿;第二排老师坐着,有的老师我能认出,右起徐尔彰、虞百川、郑佳飞、洪永基、戴开华、杨敬兰、顾坚等,有的我不认得,班主任沈德林老师立在第三排左侧。右页题着四句诗:“这里充溢着党的乳汁/这里包涵着师长的心血/这里显示了学友的谊情/这里积聚了集体的荣誉”(见图一)








图一

现在摄影器材和技术的飞速发展,拍摄校园风景和建筑已非难事,但半个世纪前相机还是个稀罕物,纪念册第三面是幅“慈溪县浒山中学全景”,用钢笔画成,蜡纸覆盖摹刻,用网丝滚筒手工调合油墨印在册上的。左端起始革命烈士纪念塔,尖顶托着红五角星。接着校场山,校场山离学校有一段路,只是作为学校的远景,山上竖着两根杆子,那是气象站,后来搬到庵东去了。然后排列学校的主要建筑:门首操场的篮球架,“五爱堂”,集图书室、实验室、广播室和办公室一体的办公平房,前后十二教室,六教室,东边农场,历历可数可点。我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读中学时,还是这个样子,虽然是简笔画。(见图二)








图二


第四、五面是全校教职员工名单,共62人,分行政、政社、语文、数学、自然、体艺和工友组,当时的观念,不管有没有教过我,不管是教师还是工人,一概敬称“老师”。第六面以“感谢园丁之辛劳培植  不忘党的谆谆教导”栏目下是学校领导和老师的临别赠言。

第一张,“向雷锋学习成为坚强革命接班人  王飞,1963.7.20.”王飞老师任校长和党支部书记在1958年到1961年末,应是该班高一年级时,后来曾任文教局长、副县长,他是南下干部。我只收集到他在南十二教室前戴着草帽,晒油菜秆劳动时的照片。至于校史里“历任领导”中他的肖像,是从他与顾坚、宋锡康先生等的合影里,用近摄接圈放大翻拍出来的。60届的一位老校友,在武汉的一家造舰船工厂工作,他还保存着一个笔记本,上有王飞校长的题辞“又红又专”。据首届(1959届)高中毕业生王迪老学长回忆,当时在学校农场种了菜,王飞校长先尝过,卫生安全的才让食堂供应给师生。第二张是当时校长兼书记顾坚老师的题辞:“发扬雷锋精神  做坚强的革命后代。”毛笔书写,铁笔勾勒。第三份:“学习雷锋精神 在新的学习工作岗位上开花结果  杨敬兰”,繁体字,魏碑,严整端庄。杨敬兰老师,浙大毕业,先在镇海第二初中(后为慈溪龙山初中)任校务委员会负责人,县境调整后新建慈溪中学,他受宁波地区行署委派来浒山任慈溪中学第一校长,他是带了龙山初中的毕业生一起来慈溪中学的。他是非党身份,后来王飞老师、顾坚老师先后来慈溪中学任校长书记,他自然成为“副”校长了。

戴开华老师是教导主任,教数学,他的题辞为行书,蜡纸上铁笔勾勒出“空心字”:“努力培养自己成为坚强的革命后代。”我没有听过他的课,但他十分了解学生的专长,我在班上出黑板报当时叫“大批判”,他听说了,指名让我为学校的黑板报《学习园地》画报头,画好了,他拿清漆刷了一遍,雨水就冲不掉可保留一段时候。他住在校外糖坊弄口一个朝东的庭院里,有一天晚上班主任吴凤亭老师特地叫我一起去糖坊弄探视戴老师。戴老师板书写字笔画都直直的,大小一致,码得齐整。据老学长们说,他讲课不说第二遍,所以大家都竖起耳朵专心听。动乱时期,他还挺身出来维持学校正常秩序,因威望高被各派公推为“校革委会”主任。改革开放初期,他调到新开办的宁波师专(院)去了。

题辞的老师还有沈德林、郑家(佳)飞、洪永基、黄连环、何宗华、任学敏、吕育浩等。虞百川老师教语文,作词一首《望汉月》:

跨出学校大门,参加祖国建设。

一群精壮少年,豪语高歌相接。

好钢须百炼,立志献身农业。

苍莽大地挥巨笔,待绘出彩图千百。

虞老师在“文革”中,被“下伸”到浒山区的“东方红”(现宗汉街道)公社中学,扰乱反正后调到教研室任语文教研员,90年代初退休前,为帮助慈溪中学改善办学条件,他和同事出面牵头,说动已是企业家的老学生捐资百万为慈溪中学造了“锦纶公寓”等“四大建筑”,且婉辞酬谢,只在退休那年在慈溪中学搞了一次全市的语文教研活动,作为教学生涯的谢幕。

老师题辞部分后,有两面印了应届毕业同学名单,从(1)班到该班(3)班,那一年高中毕业三个班同学名单全部收录。2001年以来毕业时除分班留影外,坚持全年段拍摄毕业合影,至今已是第十七届了,器材改进技术提高使得当年老校友的想法变成现实容易多了。接着红色的题辞“同志,请不要忘记,你的青春年华的宝贵三年是在这样一个集体中度过的”导入该班班史的记述。

“本班高一年级名单(40人)”“本班高二年级名单(41人)”“本班高三年级名单(31人)”,及各年级时的班主任姓名。“本班情况一览”,“本班高中三年来所获得的各种嘉奖一览”,“三年来各课任课老师及班主任一览表”虽然没有教到毕业,但一日为师自当永誌不忘。接着是“在我班荣誉册上的题词”:

“前进不息,好学不倦——敬兰题”

“虚心学习,积极向上——与高三(3)同学共勉  戴开华  六二、十、”

“像保护自己的眼珠一样地爱护她——班级集体荣誉。 与我班同学共勉之    沈德林  六二、十、十一、”

“党比慈母可爱,集体比家庭温暖——顾坚”。

纪念册选录了《班级荣誉簿》记载的内容,有两部分,前部分为“光辉的第一页”:

“国庆前夕,为了做好学校保卫工作……我们全班同学放弃了休息时间,你修我补,修好了学校的全部篱笆。

“九月十一、十二日中午,一阵风过,哗哗地下起大雨来了,晒在外面的谷,来不及收起,于是我们和其他班级的同学一起,冒着风雨,抢收了稻谷。虽然个个淋得像落汤鸡一样,但无一句怨言,保护了国家财产。

……

“十一月十一日   星期日

农场里的菜地需要水,蔬菜在向人求救,余忠友、王泉生、诸根浩、余绒花、周根娣、陆杏行等同学,看到这种情景,就立即卷起袖管,脱下鞋袜,给菜地浇水。另外积饲料归来的罗娟素、应梅云、傅长夫三人也参加进来,大家一直进行到别人吃好晚饭以后。”

……

做好事的校友中有个叫“诸根浩”的,这名字似曾相识。十多年前,收到浙江工业大学一位老师的信,说我校的一位毕业生在工大状况不佳沉溺娱乐,希望我们联系到其家长配合教育,我把情况向有关老师通报了,来信的老师好像也是这个名字。

后部分题为“嘹亮的歌声——‘向雷锋学习’在我们班上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” :

“祖国在召唤——加强国防,保卫祖国!我们班上15个年青小伙子积极报名应征,他们的名字是:王增奎、王泉生、马开其、马舜祯、叶文申、叶梦法、余忠友、胡松立、胡艮田、胡管杰、黄敖荣、傅年裕、诸根浩、樊文清、马元迪。

……

“七月的天气,像蒸笼似的闷热得要命,复习又是这样紧张,胡松立同学依然不顾自己休的息休,为了集体,还每天挤出时间设计、刻写,准备毕业纪念册。”

……

《班级荣誉册》选录后,记录班级重大主题教育活动,因为没有照相视频工具,同学们刻印了钢笔画来代替。如该班1962年12月9日访问了黄沙湖农场,便画了黄沙湖农场鸟瞰图,1963年3月31日参观余姚横河(当时横河镇属余姚县)梅湖水库,画了梅湖水库远眺图,都刻印在纪念册上,留下宝贵的瞬间。(见图三、四)









图三











图四

这本毕业纪念册,是一部班史,是63届高三(3)班同学的青春成长史,即使五十多年后的今天,我们仍然可以从中获得许多珍贵的启迪,告诉我们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。我想,今后编写校史时,应当补写若干个班级的班史,如此,校史会更加的血肉丰满。


文章选自《慈溪乡贤》杂志第六期